瑞得恩微博二维码

瑞得恩微信二维码

新闻中心

【深度】“531”之后一片狼藉:光伏企业尚有一线生机?

时间:2018-06-27 人气:387

每一年的六月份常常是光伏行业最热闹的时候,而2018年六月份的热闹却不同以往。自“531”新政发布以来,光伏市场动荡不安。先是上市公司市值迎来暴跌,紧接着产品价格也开始连续惨跌,连一直有领跑者项目支撑的单晶也迎来半年来最大跌幅,并且在6月25日再次下跌。再加上最近光伏企业各种“停工”、“欠薪”、“高管出走”的新闻,“531”新政之后,市场已经一片狼藉。时间来到六月底,行业貌似仍然处于巨震之后的迷茫期,不知前路在何方。

【深度】“531”之后一片狼藉:光伏企业尚有一线生机?

但是事实上行业人士没有必要因为短暂的调整而心灰意冷,因为在严苛的新政之下,也有些许利好;因为这市场的一片狼藉之中,行业的发展仍然尚存希望。

全球第一的市场地位依然牢固

拿最直观的数据也就是新增装机量来说,根据OFweek产业研究院预测,新政发布之后,今年的总装机量在30-32GW之间。其他大多数机构的预测结果也都是在30-35GW左右。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7年我国的新增装机分别为15.13GW、34.54GW、53.06GW。根据预测,2018年的新增装机量大概率将回归到2016年的水平,也就是32GW左右。相比于2017年下降40%左右。经历如此大幅度的下滑之后,我国还能保持全球第一的市场地位吗?答案是肯定的。

也许很多人知道,我国2017年的新增装机占到了全球新增装机的一半以上;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在中国的53GW之后,其他几个装机强国如美国、印度、日本,其新增装机分别为10.6GW、9.6GW、7.5GW,加在一起才堪堪达到中国的一半。可见在巨额装机数据背后,是我国对光伏产业的绝大统治力。

而近年来,美国光伏市场发展放缓,在“201”、“301”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贸易措施之下,今年美国光伏市场难有亮眼表现;其次,由于市场潜力、资源俱佳,印度将成为全球第二大光伏市场,但是还未形成可以大幅增长的市场条件;而日本在补贴的下调之下,近年来的装机一直处于下降的趋势。根据OFweek产业研究院预计,2018年美国光伏新增装机将与2017年持平,可能略低,预计为10.3GW;印度新增装机可能突破10GW,接近于11GW;日本则从2016年开始走低,今年预计还会降,预计大概6GW左右。

由此可见,中国的新增装机量即使大降40%,32GW左右的装机依然与其他国家有极大差距,全球第一的市场地位也难以撼动。这样看来,我国在“531”新政之后,虽然市场发展相当于倒退了2年,但整个市场的需求相对而言依然颇为巨大。既然2016年34GW的市场规模能够养活一大批企业,那2018年的32GW应该也不至于太差。只是在市场竞争的加剧以及巨头企业的产能扩张之下,会有一大部分劣质产能将在这场洗牌中被淘汰,连带着一些企业的生存空间将被挤压,最后难逃出局命运。

另一方面,此次“531”新政之后,中国的光伏发展虽然陷入了停滞,但这只是暂时的。国内的市场空间并不会因为“531”新政而消失,而是保存下来,留待实力更加强劲、产品更加卓越的企业来开发。因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中,只有最优的产能才能得到市场青睐。在这样的洗牌过程中,接下来我国的光伏项目质量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杜绝粗放式发展的粗制滥造,最大程度上的利用了国内的发展空间。

因此在这次洗牌过程中留存下的光伏企业,将享受到比以前更加成熟、更加良性的市场红利。关键在于,这些企业能否撑到红利出现的那一天?

政策并非一味严苛

“531”新政被称为“史上最严”并未有丝毫夸张,规模指标的严控直接将2018年下半年的光伏市场打入冷宫。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规模严控的同时,也有其他的几个政策利好值得注意。这几个政策虽然不能“起死回生”,但却从宏观上对光伏产业的发展有重大的意义。

1、绿证或可以一定程度上代替补贴

第一就是绿证+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绿证是2017年7月正式启动认购的电力证书,一个绿证即代表1MWh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购买一个绿证即代表着消费了1MWh的绿色电力。目前的绿证分为风电绿证、光伏绿证两种,其中风电绿证一般为200元/个左右,而光伏绿证一般为500-700元/个,绿证并不能进行二次交易。购买绿证除了证明自身有较强的社会公德心之外,购买者得不到任何实际的好处。这就造成了绿证自启动认购以来,市场反应寥寥。

【深度】“531”之后一片狼藉:光伏企业尚有一线生机?

根据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6月10日,已累计出售绿证27250个,其中风电绿证交易量为27101个,平均交易价格为184.2元/个,光伏绿证交易量仅149个,平均交易价格为668.3元/个。

接近一年的时间卖出去27250个,看起来好像还蛮不错的样子。可是截止目前,风电+光伏绿证总共核发了2242万个,卖出去的只占其中的0.12%。其中光伏的只卖出149个,这样的交易量可谓惨不忍睹。

资本市场是一个以利益为基本驱动力的市场,在绿证的自愿认购中,购买者得不到任何实际上的利益,仅凭社会公德心以及消费绿色电力的情怀,是无法催动其交易量的。但是如果配合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长久以来,可再生能源的消纳都是制约其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大量的弃风弃光不但造成了巨量的能源浪费,而且严重打击了光伏、风电的投资热情。而所谓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即将可再生能源的消费从自愿性质变成强制性质,要求相关单位、机构、企业等主体必须要消纳一定量的可再生能源,即配额。达不到配额的单位或者企业将承担相应的惩罚和责任。那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和绿证又是怎么挂上关系的呢?这与光伏发电的补贴又有什么联系?

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出台之后,被囊括其中的各大单位、机构、企业每年都会分配一定量的可再生能源配额,要完成这个配额,其中最简便也是最普便的方法就是消费可再生能源电力。这里就涉及一个问题,即绿色电力与传统的火电在并网的那一刻便没有了区别,就像一桶井水和一桶河水倒进了同一个水缸,没有谁能分得清哪一部分是井水。那些用电的企业及机构都是在电网的调配之下用电,谁又能分得清谁用的是绿色电力还是非绿色电力?这里便需要绿证上场了!

首先我们再次阐述一下绿证的定义,即:绿证是国家对发电企业每兆瓦时非水可再生能源上网电量颁发的具有独特标识代码的电子证书,是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确认和属性证明以及消费绿色电力的唯一凭证。

截取重点,绿证是消费绿色电力的唯一凭证。所以这意味着什么呢?假如一个企业是用电大户,它在一段时间里用了1MWh电,那这个企业只需要相应的购买一个绿证,那这个企业在这段时间用的这1MWh电便是绿色电力。假如这个企业要完成可再生能源配额,需要消费100 MWh绿色电力,那它只需要在用100 MWh电力的同时,再购买100个绿证便达到了相应的要求。

所以说,假如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出台,绿证将由现在的无人问津一下子变成市场的刚需。这对于那些2018年下半年没有补贴的光伏电站项目是福音,因为这些项目虽然没有补贴,却可以通过交易绿证来获取额外的收入,这一部分收入相当于补贴。

【深度】“531”之后一片狼藉:光伏企业尚有一线生机?

根据相关政策,绿证的价格不能高于该部分可再生能源电量本身所能获取的补贴,该部分电量通过绿证交易获取利益之后,将不再享受国家补贴。所以对于那些已经纳入补贴目录的项目持有者来说,除非特别缺钱,他们是不愿意将项目产生的绿证拿出去卖的,因为卖来卖去也不可能高于这些电量所能获得的补贴。但对于那些没有补贴的项目持有者就不一样了,这些项目已经没有补贴,但是产生的依然是绿色电力,原则上每并网1MWh便能产生一个绿证,然后绿证可以拿来卖给有需要的企业或者单位,从而获取额外的“补贴”。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说,只要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出台,绿证或可以一定程度上代替补贴,为那些无法获得补贴的项目带来福音。值得一提的是,在6月11日国家能源局召开的答记者问中,特别强调了一件事:抓紧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度的落地实施。目前,办法已完成征求意见工作,正在根据征求意见情况进一步修改完善,争取年内出台。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补贴标准的不同,光伏绿证比风电绿证要贵很多,如果不将光伏发电和风电的配额区分要求,光伏绿证将会很难卖出去,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相信后续的政策会有所安排。

2、分布式电力交易值得期待

除了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度的落实,国家能源局在发布会中还强调将大力推进分布式市场化交易。其实所谓的分布式市场化交易,放在光伏界,即人口相传的“隔墙售电”。事实上,与字面意义上的“隔墙售电”相比有点差别的是,分布式市场化交易并不是说你家的光伏发电真的可以直接卖给邻居,而是只可以卖给就近符合交易条件的电力用户,而这个电力用户必须是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导向、环保标准和市场准入条件的用电量较大且负荷稳定的企业或其他机构,而且在电网结算方面不能有不良记录。由此可见,分布式市场化交易的购电方尚未向个体户开放,更多的是针对用电量较大的企业或者其他机构。

既然是分布式电力交易,那针对的便主要是符合相关条件、项目容量小的分布式项目。但是根据相关政策,分布式市场化交易也适合于单体项目容量高于50兆瓦、自愿放弃补贴且全额就近消纳的项目。也就是说,就算是容量高于50兆瓦,只要不需要补贴、全额就近消纳的项目,也可以参与分布式电力交易。

这对于2018年下半年的那些无法获得补贴的项目来说又是一个福音。众所周知,我国工商业用电一般都高达1元/度左右,去除0.15 元/度的过网费,光伏项目持有者也能将电卖到0.85元/度。而就目前的光伏度电成本来说,这样的电价是可以产生收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用电量大的企业可以通过更低的电价买到光伏电力,而光伏项目持有者通过电力交易获得的收益也并不会比国家补贴低多少。如此双赢的操作,在不久的将来将成为现实。

据了解,《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通知》发布之后,各地正在提出试点方案。交易试点完成之后,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等相关部门将对试点工作进行总结评估,视情况确定推广范围及时间。

【深度】“531”之后一片狼藉:光伏企业尚有一线生机?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分布式交易试点对于行业是一大利好,但是其落地实施的时间已经严重滞后。《关于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的通知》于2017年11月发布,本来预计在2018年2月1日起启动交易,并于2018年6月30日前,对试点工作进行总结评估。但是后来相关部门发布了补充通知,将试点工作进行了延后,各单位报送试点方案的截止时间延后到了2018年3月31日;各地区的交易启动时间则根据实际情况在2018年7月1日之前自主确定。

目前已经来到6月底,与之前的政策划定的7月1日之前启动交易的时间线已经没有几天,但是相关消息仍未有动静。而从6月11日国家能源局的透露可知,目前分布式交易试点的进展才到各地正在提出试点方案这一阶段,离正式启动差远了。正式启动的时间恐怕遥遥无期。

小结

综上所述,虽然光伏项目指标被严控,但是我国依然会保有全球第一的市场地位。而没有补贴的项目也并非是无路可走,起码还可以通过卖绿证或者分布式交易来获取利润。企业或可抓住绿证以及分布式交易的机遇,尽早布局,争取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在“531”新政已经板上钉钉的情况下,我们光伏人士不必心灰意冷,也不必怨天尤人,有那功夫,还不如一起催一催可再生能源配额强制考核办法以及分布式交易试点的落地实施,这些政策对于未来那些没有补贴的项目来说,可谓是至关重要。